<strong id="abbpo"><u id="abbpo"></u></strong>
    <em id="abbpo"><strike id="abbpo"></strike></em>
  1. <var id="abbpo"></var>
      1. <span id="abbpo"></span>

          1. ?5G要進電影院


            5G進入電影院的背后,是電影院業態升級的必然出口。



            文/張旻

            編輯/龐宏波


            市場寒冬。

             

            今年,對于影院來說似乎足夠的讓人焦慮,但銀幕票房產出下降、上游投資難獲成功、政策調整導致其競爭壓力進一步增高。

             

            在這種讓整個行業焦灼的境況下,院線公司們開始求新、求變。

             

            先是影院們開始嘗試多種內容的業態混搭,蘇寧影城嘗試將“影院”和“新零售”相結合,沃美啟泰影城也試圖進行“影城+餐飲”的經營模式,整個行業在逐漸實現一種業態升級;

             

            隨后在今年5G商用技術廣泛地被應用于各行各業的趨勢下,5G技術也以行業內始料未及的速度,快速進入了電影院應用階段。

             

            但不論是業態升級的布局,還是5G技術的應用,這都是當下影院為尋求更好的發展,必須要攻克的突破口。在未來,這些嘗試將會為院線公司們帶來更多利好和可能。

             

            1

            5G與大銀幕


             

            5G要進入影院。

             

            近日,大地電影院線與中興通訊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聯合成立“5G+新文娛創新實驗室”,將在5G+互動娛樂領域展開深度合作,共同推進5G技術在文化娛樂領域場景內的應用。


            所謂5G技術,即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這項信息技術所具備的高效率、大帶寬和低延時的特點,將大大提升已進入3D、8K時代的影院電影放映和傳播速率。

             

            而在中國電影領域宣布應用這項技術之前,歐洲電影市場其實已提前將其應用到對影院影片放映的實際操作當中。

             

            Odeon影院,是歐洲最大的院線,也是目前世界上正在運營的第一個5G電影院。通過與挪威移動運營商的合作,Odeon實現了通過現場5G網絡傳輸技術播放電影。



            依靠5G技術,通過網絡結合云儲存,Odeon影院直接將電影傳輸到影院的服務器上進行重復播放,不論是播放效果還是響應速度,都非常之快。

             

            Odeon影院對5G技術的應用,不僅證明了響應式高帶寬5G無線可以成為本地存儲替代方案的可行性,而且對電影分發的速度也有明顯的影響。因為在使用5G技術之后,省去了影院的服務器重復設置和人員設置,分發變得十分即時。

             

            這種放映速率上的大幅提升,對于影院,無異于一場變革。

             

            但由于歐洲電影市場本身并不夠發達,像Odeon這種影院的存在,更多是為了推出奢華觀影體驗,以滿足歐洲人相對貴族化的觀影需求。

             

            而在國內,5G技術卻是在其商用技術已經變得相當成熟的時期,以行業內始料未及的速度迅速進入了電影院。

             

            在國家大力發展科學技術的要求下,隨著今年5G商用技術的不斷成熟,整個電影行業對5G技術的敏感度也在不斷提高,5G也必然將成為日后電影領域技術不斷革新的主流技術。

             

             

            因此,在這種趨勢推動下,才有了目前大地電影院線與中興通訊的這次重要合作。

             

            由于5G技術為電影院所帶來上述實質性的變化,已經通過目前正在運營的Odeon影院得到了積極實踐。由此可以預見,在大地電影院線與中興通訊就5G技術合作之后,這些重要變化也或將會在大地電影院線旗下的各家影院運作上逐漸得到體現,并或將為影院開啟全新賦能。

             

            而5G技術進入電影院的背后,是行業趨勢,更是當前遭遇集體困境的國內影院為探索電影院業態升級的一個必然出口。


            2

            多重困境


            關乎生存。

             

            在單銀幕票房產出下降、參與上游投資不穩定以及影院競爭壓力不斷增高等問題的困擾下,當下以傳統影院為主的院線公司生存環境頗為嚴峻。

             

            國內影院銀幕數早就成為世界第一,但是院線電影數量沒有明顯增加的情況下,超過65000塊銀幕數就意味著競爭壓力的陡增。影院的困境,首先根源于單銀幕票房產出的下降。

             

            雖然這是行業常態,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國內單銀幕產出僅為29.77萬/塊,同比下降18.68%。而整個2019年上半年,單銀幕產出量為49萬元/塊。這個數據雖然比第一季度稍微好看一些,但自2015年至2018年,全國影院單銀幕票房產出最低者也未低于100萬。按照業內慣常經驗來看,影城單銀幕產出量達到100萬,屬于一個盈虧平衡點,低于100萬,則意味著一定數額的虧損。


             

            因此,鮮明的數據對比之下,足見今年院線在這一問題上的不樂觀。此外,還值得注意的是,與當前單銀幕產出加速下滑幾乎并行的,還有不斷上升的影院關停率。

             

            在單銀幕產出明顯下滑之后,有意識到自身過于依賴大銀幕的院線公司,近兩年來開始調整業務嘗試轉型,紛紛選擇躋身電影上游產業鏈布局,加入影片投資和發行的行列。諸如金逸影視、幸福藍海和橫店影視等院線公司,都一度成為了很多知名影片背后的聯合出品方。

             

            但一旦在驗收轉型成果的時,財務報表上的數據卻總是能將這些院線公司的問題暴露得很徹底。

             

            例如,2018年金逸影視在聯合發行了2部影片,聯合出品了8部影片,其中包括了《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 2》、《邪不壓正》、《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媽》和《胖子行動隊》等分別在春節檔、暑期檔等年度大檔期上映的頭部影片。為了支付這些影片的聯合攝制投資費用,金逸影視曾支出了同比增長幅度達118.7%的預付款項。



            但最終,不僅金逸影視押中的爆款寥寥無幾,而且2018年其影視劇收入在營收中占比僅為2.4%,最終收入不超過4500萬。

             

            與金逸影視的遭遇類似,意圖發力上游但卻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院線公司,在此過程中呈現出了相對的被動性,不僅參與上游投資之后得到的回報不穩定,而且想要擺脫院線依賴性尋找業績突破口的轉型心愿,也一時難以實現。

             

            此外,更令這些老牌院線公司焦灼的是,博納影業等具備全產業鏈優勢的巨頭已經開始相繼加入院線布局,國內整個院線賽道也將變得更加擁擠。

             

            不僅先有博納影業拿到院線牌照,后又有華人文化積極布局自家院線,耀萊影投、紅星美凱龍和盧米埃影業等符合成立電影院線公司條件的影投公司也緊跟其后,更不提華誼兄弟和蘇寧影投等這些距離達成申請條件并不遙遠的影管公司。

             

            對比營收結構相對單一的傳統院線,這些后來者所具備的全產業鏈布局優勢,顯然要比前者擁有更高效的整合市場能力,擁有比前者更豐富的上游內容供給,也就自然擁有了在院線賽道上“搶跑”的資格。

             

            影院經營走到了十字路口,被淘汰的危機感,在營收模式單一的傳統院線之間擴散。


            3

            業態升級


            業態升級。

             

            這是很多力圖求新、求變的影院正在走的一條路。它完全有別于以往電影院賣爆米花的賣品銷售新思路。

             

             

            當下對于多數院線公司而言,不僅單純依靠票房收入維持經營十分困難,而且定義相對狹窄而且賺錢能力不強的非票房收入,本身并不具備為影院提供穩定收入的長期價值,其收入潛力需要在新模式下進一步被挖掘和提升。

             

            因此,可以看到,一些影院開始在危機中有所創新:例如有的將影院經營與餐廳、酒吧、咖啡廳等餐飲形式相結合;隨著消費不斷升級,有的則將影院經營與新零售相結合。

             

            這些“混搭式”的組合和突破,正是整個院線行業正在逐漸實現一種業態升級。

             

            對照北美市場,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就已出現了第一個“影城+餐飲”的影院。此后,這種基于各種不同內容的影院業態創新,被包括AMC、Regal和Cinemark等在內的美國連鎖院線巨頭不斷升級。


            例如,從早期2008年兩個試驗性影院開始,AMC現已將可提供餐飲服務的特殊影院——Dine In Theatre 擴展到了40多家。而據AMC在2016年的財務報告顯示,Dine In Theatre影院的營收,占AMC總影院的5%,占其全院線食品和飲料收入的11%。


            由于國內相關影院的投入周期較短,仍處于試運營階段,最終營收成效目前難以預判,但不少影城在不同業態內容的創新升級,卻值得行業關注。

             

            蘇寧影城在北京首次嘗試推出“影城+零售”模式的原型店,將影院與零售、餐飲等進行了多業態混搭,層層升級消費者的到店體驗。觀眾可以在影廳里一邊看電影一邊掃碼點餐,即時便可吃到現制的精致美食;

             

             

            而在北京中駿世界城的沃美啟泰影城,試圖通過“影城+餐飲”的跨界經營,將酒吧和電影院相結合。該影院中不僅有酒吧供觀眾休息,個別VIP影廳甚至以飛機頭等艙的標準為觀眾提供“空姐式”的個性化服務。

             

            此外,萬達及其旗下時光網對于產業閉環的打通,在行業內也具有借鑒意義。

             

            衍生品的銷售,與其背后的銷售渠道關聯密切。而萬達旗下時光網的衍生品銷售,背靠大東家的全產業鏈優勢,同時擁有線下銷售的萬達院線和線上銷售的天貓旗艦店兩大渠道,打通了產業閉環。

             

             

            其實,除了影市大環境遇冷及自身經營的多種困境,在票補時代結束后的這段調整期內,影院還需要通過多元化、升級性的物有所值服務,提升那些因為“失去票補優惠”而放棄院線觀影觀眾的心理預期,再度將他們吸引到影院中來。

             

            在這個過程中,當前不論是5G技術的應用,還是業態升級的布局,都是影院為尋求自身能有更好的發展,必須攻克的突破口,而且隨著不斷探索和完善,在未來,這些嘗試勢必將會為院線公司們帶來更多利好和可能。

             


            商務合作:

            微信phb19941011



            本文為作者 悅幕中國電影觀察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xk778.com/stream/113677

            悅幕中國電影觀察

            點擊了解更多
            影響有影響力的電影人
            掃碼關注
            悅幕中國電影觀察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