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abbpo"><u id="abbpo"></u></strong>
    <em id="abbpo"><strike id="abbpo"></strike></em>
  1. <var id="abbpo"></var>
      1. <span id="abbpo"></span>

          1. 已經沒有年輕人做電影發行了

            作者 /呂世明


            “會讓你妹妹去干發行嘛?”

             

            “不會,發行沒啥大前途。”

             

            偶然機會,拍sir問一位區域發行經理是否會讓自己的妹妹去干區域發行,她的答案是否定的,畢竟今年行業整體遭遇到不小的危機,讓自己的親人做發行毫無疑問是推她進“火坑”。

             

            不過現實的情況卻出乎了拍sir的預料,在和其他影業和發行人員溝通后,大家的意見和想法與前面那位朋友大相徑庭,很多人反而是鼓勵青年人進去發行行業,為這個行業注入更多的新鮮的血液。

             

            區域發行十余年,同時互聯網和票務平臺進入發行也有五六年,這個在較早之前讓很多人略感神秘的行業,目前的確是進入到一個“瓶頸期”,那么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否合適進入電影發行行業呢?

             


            85后的媛媛姐,

            區域發行仍然對青年人具有吸引力

             

            坐標:東北區域中心城市

            收入:月薪過萬

            職位:地區總經理

             

            85后的媛媛姐,幾乎是是首批進入區域發行行業的電影人,在2010年左右,更多的民營電影公司開始嘗試要和傳統大佬抗衡,直接建立區域發行和地面矩陣變得非常重要。

             

            “其實當年進入區域發行,很主要的一個原因便是他的工資待遇要好于影城,一般情況影城的薪資待遇只能是持平于社會平均工資,但發行工資都還不錯,還不用坐班打卡。”

             

            相比于現在的年輕人而言,85后的媛媛姐當然是老資格,她表示相比于前幾年,現在進入(區域)發行的年輕人還是非常之多的,只不過相比于前幾年更多由電影院轉行到發行,目前出現了更多高學歷、專業半對口的大學生開始進入行業。

             

            不坐班、不打卡、時常熬夜,這對于很多年輕人是“夢想”的工作狀態,雖然可能在家長和大人眼里,這樣的工作有點不倫不類,但畢竟還算不錯的薪酬待遇多少會讓家人選擇默許。

             



            三十而立的趙哥,

            區域發行圈子封閉、入門難

             

            坐標:華北某地域二線城市

            收入:月薪八千

            職位:城市發行經理

             

            和媛媛姐一樣,30出頭的趙哥也是從影城走出去的區域發行經理,只不過相比于媛媛姐,他對于電影的熱愛是真實且熱忱的,甚至要比很多影迷更喜歡電影,這也是他能夠在公司出現危機時,仍然能夠表現出相當的豁達心態。

             

            “其實發行和影城說到底都是圈子文化,大家都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圈子里面流動,影城的人干了若干年,可能會換換環境、換換影城,在影城熬不下去可能有機會就去做發行,發行同樣也面臨不斷的調整,但始終都是這一批人在來回轉圈圈。”

             

            相比其他行業而言,基層電影行業是一個相對閉塞的環,因為影院的薪酬待遇不算很高,可能一個影城只有店長和業務骨干經理才有相對不錯的工資,這樣一來,工作需要倒班、甚至夜班可能要后半夜下班,辛苦程度一定不比餐飲業的服務員差,但工資待遇卻不如人家。

             

            這樣一來,便導致很多年輕人不屑于進入電影院,大部分進入電影院的年輕人又都出于了看電影不花錢的“初衷”,使得目前進入區域發行最便捷途徑的影院端沒有太多可用之才。

             

            不過趙哥也表示,二線發行(幾乎大部分區域發行都集中在二線)相比于在一線做電影要“穩定”一些,雖然看起來一線的資源更好,但真正的資源還是掌握在大佬手里,更何況二線的房價低,可以陪在父母家人身邊,這些優勢也會導致一些務實的年輕人仍然會投身發行工作。

             



            90后的“老發行”小薇,

            區域發行更適合小孩兒們玩

             

            坐標:華東某市

            收入:月薪六千五

            職位:城市發行經理

             

            “一想真可怕,90后的我馬上就30了,懷念以前在影城和剛剛干發行天天熬夜,現在老了,真心干不過這些剛剛入職的小孩兒了,就比我小五六歲,干勁兒十足。”

             

            90后的小薇,算第二批進入發行矩陣的老資格發行,只不過她離開的家鄉,來到了省會城市,區域中心市場的發達,還是讓她能夠有信心和耐力留在這里,只不過比起在家,租房和其他方面的開銷還是會讓她感受到一定的壓力。

             

            初入行時,她算不上團隊里面最小的,但目前已經是老資格的發行了,看著不斷的人員調整和整合,目前最新入職的其他地區發行人員已經是95后乃至更年輕的小孩兒。

             

            “其實發行工作對于青年人還有其他方面的吸引,除了您剛剛說的那些之外,現在的發行更多需要掌握一定的整合資源,要有擴展同業和異業合作的能力。同時還要接明星路演,這對于現在很多小孩兒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小薇從另外一個方面肯定了青年人進入區域發行的必要性,其實試想一下,現在大部分演員已經都是85和90后,接待他們的發行人員自然是越年輕越好。同時一些發行也要參與到新片項目的企劃和推廣工作,年輕人自然對年輕的觀眾和消費者更熟悉一些。

             

            “老了,現在和小孩子也不容易玩到一起了,感覺現在區域發行反而是越來越適合小孩子了。”

             

            小薇最后的感慨讓拍sir唏噓,看來年輕人對于發行行業未來的推動力量是不可限量的。

             



            70后的發行老王,

            行業都是熟人,半年改一次備注

             

            坐標:帝都

            月薪:年薪30萬

            職位:發行總監

             

            老王是最早一批從省市電影公司進入到民營發行公司的一員,和現在地域發行不同,老王算掌握了行業內七八成的人脈關系,稍有大的人員變動,他總是可以在第一時間知曉。

             

            “現在的發行不好做了,公司黃的太快,別看很多公司招聘開的年薪都是三五十萬,一個項目爛尾了,公司就得歇業,我這微信好友中發行總監級別的幾乎半年就要改改備注。”

             

            比起區域發行的基層工作,中高層發行人員整體其實也開始固化,但只是人員固化,外行和非電影行業的人極難混入到發行圈子之中,經理一級人物很多都是平行位移,從這個公司的發行總監換到另外一個公司的發行總監。

             

            人員的自由調整是我國目前市場經濟的一個基礎,但有趣的是,人員的調整往往會帶來人員板塊的整體位移,一個大佬往往握著一群“精英”,他的離開如果是因原公司的解散,那么整個發行團隊的“一窩端”幾乎是肯定會實施。

             

            “現在孩子其實挺不好帶的,都有個性,不服管。不過她們的沖勁我喜歡,比起我剛剛上班那會兒,現在孩子的條件好多了,資源信息啥的都開放,我們以前要查數據看票房都費勁,人家拿手機APP都能搞定了。”

             

            老王對于年輕人入行發行,還是持肯定態度的,只不過他也擔心很多孩子不能吃苦,畢竟發行工作需要認真細致多溝通,要掌握和人打交道的技巧,這恰好是社會經驗不足的年輕人所欠缺的。

             



            95后發行小白,

            努力跟上大佬們的節奏

             

            坐標:魔都

            月薪:實習期

            職位:實習生

             

            97年的小白戲稱自己是香港回歸的產物,進入畢業實習期的她,因為特別喜歡電影,做了某影業的校園活動大使,算半個電影發行人。

             

            “真是挺不容易的,很多活動看起來不錯,但真讓學生參與還是比較困難的,畢竟大家學業、副業和玩業都挺忙的,真心喜歡看電影的其實沒幾個,最多也就是漫威電影上映,大家能興奮一下。”

             

            這兩年,為了擴展校園業務和提升學生觀影興趣,很多影業和發行公司都針對笑校園開展了實習生計劃,召集有能力有興趣的應屆畢業生和實習生進入宣發陣列,比起往年更多在影城找熟人,大學生的綜合素質和能力都不錯。

             

            “看著帶我的老師和發行大咖,真心羨慕他們的敏銳力和洞察力,可能很多時候我對于影片和明星更多是出于自己的喜好和厭惡,但人家才是真正用市場和觀眾的眼光去觀察,這一點我真要好好去學習。

             

            其實現在更多的年輕發行,他們真正欠缺的是經驗和閱歷,畢竟他們接觸的電影和真正意義上院線的電影有很大的區別,當她們開始接觸到發行、院線和影城業務之時,大都開始對中國電影的復雜性有了深入的了解。

             



            院線趙總,

            缺乏專業培訓,亟待相關部門重視

             

            坐標:東北

            月薪:一萬(有福利)

            職位:院線總經理

             

            “別看這個行業已經干了近二十年,但是目前還真沒有相關院校開設相關專業,甚至像樣的專業培訓班都沒有,雖然有大佬級別的人物時不時出來講講課,但那個對于青年人是無法接觸到的。”

             

            當問詢到某院線趙總時,他表示目前甚至連電影相應的營銷專業都沒有完善,不過客觀上來看,“市場營銷”進入中國才不到20年,將其在結合到電影方面則還要需要有更長時間的籌劃。

             

            “電影真正市場化也就這幾年,我們還沒有完善的培訓體系,現在直接讓更多孩子進入到發行和電影院、院線都是一種冒險行為,畢竟大家都在摸著石頭過河,盡管看起來我們是在經歷著長時間的學習和深造,但畢竟對于青年人而言,如何去做,大家還是非常迷茫的。”

             

            這反而陷入了中國很長時間以來,青年人入職需要師傅的“傳幫帶”,但對于電影行業,他是一個特別需要青年人自己多想、多思考、多努力、多研究的行業,往往很多時候,經驗對于發展過快的中國電影行業是滯后的。

             



            結束語

             

            不用說電影行業、發行事業,目前國內其他行業也都在面臨青年人的沖擊,和電影行業一樣,其他行業的中高層同樣也趨于固化,在我們看起來是更多有文化人構成的電影行業,其實在執行層面,他也充滿了商業化和市儈,這一點是非常現實的。

             

            這也就要求,行業必須不斷的更新和調整,在一個崗位干一輩子是父輩的想法和看法,“工作穩定”已經成為社會停滯不前的主要原因,對于電影行業而言,特別是需要新創意、新想法的發行事業,我們的確需要更多的年輕人充實進來。

                   



            本文為作者 一起拍電影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xk778.com/stream/113671

            一起拍電影

            點擊了解更多
            像“羅輯思維”一樣組織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連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輕人,大家“一起拍電影”。
            掃碼關注
            一起拍電影
            相關文章

            影視宣發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中文字幕